人理烧却

随笔2(懒得想名字)

*反设定警告!*重男轻女警告!*双咕哒!
*一系列!有时间就更!*罗曼咕哒子!

  和父母一样,藤丸看着面前这位罗曼医生心里也有些郁闷,“会不会有些不靠谱?”可立香就没有多大的情绪,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医生,便起身和藤丸一起行了礼:“您好,罗曼医生,我是立香/藤丸,很高兴见到您。”坐下后就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,保持着端正的坐姿,仿佛不关心周围的一切。在被审视的时候,罗曼也审视着周围和面前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 听这家父母说,他们家的儿子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去请一位心理医生,可,就罗曼看来,貌似有问题的,是那位名叫立香的少女,而不是那位似乎被娇生惯养(?)的少年藤丸。看着这位少女,罗曼不禁同情起她来了,生在这种重男轻女的家庭里,压力肯定不小吧?明明有着太阳般温暖耀眼的发色,在这种花样青春里该很活泼开朗的少女,却那般憔悴...这样想着,罗曼就失了神,看着立香在哪发呆。
   
    看到气氛的冷淡和医生的失态,父亲咳了一下,罗曼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立刻羞红了脸,别过脸假装在欣赏这里的建筑风格。看到罗曼回过了神,母亲就站起来提议道:“在这不太好和孩子沟通,不如就去待客室吧!那里有帮佣提前准备好的水果和甜点。。。藤丸你也是,赶紧带着医生去啊!”看到父母催了起来,藤丸想起了自己的目的,便撒娇道:“哎呀,我想和姐姐一起去嘛!”听到如此肉麻的话,立香便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投过去,哪想对方还没打算放过她,继续恶心道:“我就想和姐姐一起嘛!姐姐从小就照顾我,就像我的妻子一样呢!”看到藤丸这样,父母也拿他没辙,只能同意,用眼神示意立香让她好好照顾弟弟。得到父母的同意后,藤丸看着立香故意道:“太棒了!我最~最~最喜欢姐姐了!”可对方只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 
  一行人跟随着佣人到达待客室后,藤丸就立即拉着立香站到罗曼的面前,一脸歉意的说:“罗曼医生,对不起,其实我只是想帮立香姐姐的。你也看出来了,父母不是很喜欢立香,而且也没有对她很好,而且立香姐也自暴自弃,我真怕她出什么事才...出此下策...真的很对不起...”看到藤丸这样,立香也不为所动,因为她知道,像眼前这位食草系的男子一定会说...“啊,其实没事的,进门时我还觉得奇怪呢,这样就很合理了。”罗曼医生一脸轻快的说,不过随后,他立刻拉下了脸,走到立香面前。当立香正为突然的靠近疑惑是,对方却已经撩开了自己的刘海,轻叹了一口气,轻轻的触摸着头上的青肿,温柔的问道:“还疼吗?”突不其然的触碰与疼痛让立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,并下意识的想要后退躲藏。可对方却不由得她乱动,禁锢住了她的身体后便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创可贴,熟练的贴在了额头上。看着对方认真的注视着自己的模样,成熟男人的气息与靠近的双唇让立香的脸上悄悄地染上了一抹粉红。可罪魁祸首却没有注意到面前少女的异样,只自顾自的说道:“没事的,只要贴上这个的话...贴好了,这样就不会再痛了哦!”随后又挂上了一个微笑。

随笔

*反设定警告!*重男轻女警告!*双咕哒!
*一系列!有时间就更!*罗曼咕哒子!

  “已经是早上了吗?”立香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动了动身子,慢吞吞的起身,撩开了床边窗帘。“啊...”外面闪耀的阳光措不及防的闪到了立香无神的眼眸,她抬手揉了揉眼,放下了撩起窗帘的手臂。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霉斑味气息,少女被自己随意堆落在地上的酒瓶绊了一下,整个人重心往前倾倒,额头磕到了自己的书桌上。立香慢慢的起身,稳了稳身子,拧了拧自己被上锁房门的把手,“还没醒啊......”说话间,房间门被打开了,立香眯起眼看着眼前比自己略高的黑发少年,藤丸嘴唇轻启,眉头紧锁似是要说什么,可立香用食指轻轻抵住了他的唇,努力挤出一个微笑,薄唇轻启微声说道:“谢谢,不用担心我。”可少年却攥住了立香的手,神情略微激动,道:“我听到了你房间里发出了声音才来看看你的,是不是摔倒了?你啊,又这么不让我省心......”立香略微低下了头,面无表情甩开了他的手,回答道:“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,你的小玛修酱的哥哥和她爸爸好像都对你有那种意思呢~不怕被肛吗?”藤丸闻言立马羞红了脸,可立香却不打算放过他,继续羞辱道:“而且,前几天玛修酱才跟我告白呢~你要,怎么办呢?”话音刚落藤丸气愤的大步大步回了屋,大力的甩上了门。“这个弟弟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”立香暗暗想到。父母却被藤丸的关门声吵到了,母亲起身开门,对楼下的立香吼道:“大早上你要死啊!还有你怎么开的门?!真是有病,倒了八辈子的没才生了一个你,到底造了什么孽。。。”一阵嘟囔后,母亲下楼走到藤丸门前,轻轻敲门,柔声问道:“藤丸,起床了吗?佣人已经做好饭了哦~快起来,别忘了,今天我们预约了最好的心理医生啊!”看到母亲的这副模样,立香不由得嘲讽的笑了。母亲上楼前,冷冷的瞪了立香一眼,幸好立香表情收的快,不然又免不了被说教一番。立香抬手摸了摸被刘海隐藏的青肿,却因为疼痛不由得缩了缩手,回屋对着镜子理了理刘海,保证额头的青肿不会被发现后,看着镜子里自己“精神”的模样,笑了笑,“算了,这样就好了”
    换了身衣服,回到客厅和藤丸、父母一起等待医生的到来。为了不被邻居说闲话,父母在衣着饮食上还是不会虐待她的。
    上午八点,心理医生准时到达了。父母打开门看着面前有着橙粉发色的人,心里不由得发怵“这...他真的是顶级的心理医生?”可又得罪不起面前的人,父母也只能面带微笑把人请到了家里。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,医生面带微笑用爽朗的声音介绍道:“你们好,我是你们的心理医生,全名叫 罗马尼·阿其曼。啊,叫我罗曼医生就好。”